火眼看书
当前位置:火眼看书 > 军事历史 > 野史戏说 > 寒门悍妻:妾身有个聚宝盆

第三章 赔偿

小说:寒门悍妻:妾身有个聚宝盆 作者:浮华 更新时间:2019/12/16 17:13:36 字数:2124 繁體版 全屏阅读

    这来人是腹水村的村长,葛勋。

    在这个时代的村长,那就是村里的父母官,是朝廷正儿八经下文书封的,是有品阶的,村里的大小事务大多都有村长说了算。

    葛勋虽说年过半百,但那一双眼睛炯炯如炬,走起路来,那也是龙行虎步,颇有气势。

    见了老者,众人都禁了声。

    “村长好。”

    见村长来了,苏小雅脆脆的问了声好,而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小跑回了屋,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搬着一张长凳。

    “您坐!”

    凳子,苏小雅是摆在草屋的门口。

    搬完椅子,苏小雅对着凳子的方向就跪了下去。

    “您是我们村的村长,就是我们的青天大老爷,小雅有冤要申!”

    拉着小包子一同跪在地上,而王桂英也是个激灵的,也跟着跪在的凳子前。

    葛勋见她们跪下,嘴角的胡子动了动。

    虽说他是村长,可这被人下跪,那还真是头一遭。

    这可是县里大老爷审案的时候,才有的待遇啊。

    当然这也从另一方面映射出来,他在苏小雅和王桂英的心里,就是顶天的大老爷,不由看两人的目光,柔和了些许。

    葛勋落座,腰杆板直。

    成了!

    苏小雅心里暗笑,看来这高帽子,不但在现代吃香,到了这古代,那也是能顶事的!

    一听葛勋要管事,张老太心里不太高兴了。

    “一个破村长装什么官腔!”

    她嘀咕的声音低,可还是落入了葛勋的耳中,只见葛勋那掺着白毛的浓眉,狠狠的往下一压。

    “徐氏!我听说你打了子墨媳妇,每个月还管她要月粮,可有这事儿?”

    原初葛勋倒也不是十分想管张家的家事,可张老太的态度,让他实在不喜,这都没等苏小雅自己说出来,他到直接问上了。

    “我打我儿媳,那是家事,每个月管她要粮是作为儿女该孝敬爹娘的!”

    张老太半点没把葛勋放在眼里。

    “葛勋侄儿!难不成别人家的家事儿,你也要管不成?”

    张老太越说,葛勋的脸色越沉。

    虽说按照辈分,张老太叫他一声侄儿不为过,可当下这么多人在,她这样叫他,是半点没把他放眼中啊!

    “你打子墨媳妇,那是伤人!”葛勋气得胡子挑起,猛地一跺脚。

    “你管子墨媳妇要粮的事儿,我更要管!当初我让你家出壮丁去西城修城墙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子墨?朝廷给子墨修城墙的朝廷贴补给你,而你免了子墨家每个月的奉粮!”

    奉粮的意思是,儿女孝敬爹地的粮食,用现代的话来说,也就是赡养费。

    “今儿个我就把话撂在这,你给不了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上报给镇保,定你个伤人之罪!”

    见葛勋来了真,张老太也有些慌了。

    她所依仗的不外乎这撒泼的无赖劲儿,葛勋毕竟是村长,上头顶着朝廷。

    真闹起来,她搞不好要去蹲狱子的!

    “我……我怎么就伤人了,你没瞧见她生龙活虎的嘛,至于奉粮……大不了我把这几个月她给我的,都还给她就是了。”

    见张老太软了态度,葛勋把目光看向苏小雅。

    苏小雅自是知道,葛勋这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

    她微微蹙眉,这么一看,葛勋显然是不愿意把事情往大了闹。

    想着让她拿回奉粮,息事宁人呢!

    “娘打我许是我做得不对,我也不计较了,既然娘都说了要还我奉粮,这事儿我看就这么了了吧。”

    她这话说出,张老太长吁了口气,葛勋也欣慰的点了点头,觉着这子墨媳妇是个懂事的。

    “奉粮我给了七个月,算下来约莫七十斤糙米,还有三个月前娘从我这里带走的三只老母鸡,做儿媳的也不好多要娘的东西,您给我还五十斤糙米,两只老母鸡就成!”

    “啥!”

    张老太脖子一下就粗了起来。

    眼皮是可劲儿的跳,险些没直接背过气去。

    五十斤大米,两只老母鸡!

    这可是小半年的粮食了!

    特别是老母鸡,那可是稀罕货。

    “我啥时候拿过你家……”

    “哟!您老,这是打算不认账呀?大伙儿都知道,子墨媳妇实诚,她这性子还能坑您不成呀!”

    王桂英刚才听到苏小雅说拿回奉粮了事,心里那叫一个着急,她是知道苏小雅交的奉粮的,一个月不到三斤,真要回来也不顶什么用。

    此刻听苏小雅这么一说,赶忙就帮腔起来。

    只是她斜眼看苏小雅的时候,眼底透出那么几分新奇,她倒是真没想到一向胆小怕事的苏小雅,敢这么坑张老太。

    苏小雅什么性子,村里人都知道,那是个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主儿。

    虽然五十斤糙米和两只老母鸡是有些多了,可这话从苏小雅嘴里说出来,那是做不得假的。

    “徐氏,你现在让你二媳妇回去把东西拿过来吧。”

    葛勋冷声说道。

    “好!好你个黑心的!”

    张老太瞪着苏小雅的眼里血丝遍布,气得老脸煞白。

    “老二媳妇,你还愣着做啥!还不回去搬东西!”

    也是没地方撒气了,张老太捡起地上的拐杖,狠狠的就往刘翠妮的大屁股打了下去。

    刘翠妮痛叫着,往张家去了。

    “村长,还有一件事儿。”

    见刘翠妮走了,苏小雅又道。

    “奉粮都还你了,你还想上天咋地!”

    张老太一听苏小雅还要闹幺蛾子,又炸了毛,下意识的就要扬起拐杖。

    苏小雅见状,抱着小包子往后缩了好几缩,肩头抖动得如同冬日里没穿衣服,好不让人心怜。

    “徐氏,你要反了不成!”

    葛勋大声喝止。

    “还有什么事儿,你说出来,我一定为你做主。”

    苏小雅先是看了眼张老太,又吓得忙摇头说没事儿了。

    这是没事?

    众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都觉得是苏小雅怕了张老太,不敢再说。

    “子墨媳妇,你放心大胆的说,她徐氏再敢打你,我就把她送官去!”

    “那……那我说了?”

    苏小雅艰难的吞了口唾沫。

    “我和子墨出张家的时候,没带走一砖一瓦,现在有了麟儿,子墨又去当了壮丁,钱还给了娘,我……我想让娘给我三亩田地,种些吃食。”

    “你想都别想!”张老太一根拐杖在地上敲得砰砰作响!

    葛勋的脸色也有些不好,苏小雅虽说的在理,但田地属于私有财产,官家是管不着的。

    “这……”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