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眼看书
当前位置:火眼看书 > 军事历史 > 野史戏说 > 寒门悍妻:妾身有个聚宝盆

第一章 半饼之恩

小说:寒门悍妻:妾身有个聚宝盆 作者:浮华 更新时间:2019/12/16 17:13:35 字数:2197 繁體版 全屏阅读

    “娘,灶台下的红薯吃完了,我好饿……”

    稚嫩的童声在耳边响起。

    苏小雅的衣角被一只圆乎乎的小手,拉扯着。

    眯开眼,扭过头,只见一个看起来约莫五岁左右的半大小包子,睁着黑黝黝的小眼珠子,正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孩子的五官俊秀,但却一脸的锅底灰,咋一看像一个小煤球。

    “麟儿乖,娘这就去给你弄吃的。”

    苏小雅想从床上坐起来,可刚动了动,却牵扯到肩头的伤口,疼得她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老太,可真够歹毒的!

    苏小雅的眼眸蓦然一沉。

    她早在三天前就穿越到了这里,根据原主的记忆,原主是因为婆婆张老太的毒打才殒命的。

    目光再次落到小包子稚嫩的小脸上,她心微微一叹。

    要不是她穿越过来,小包子怕现在守着的就是一具尸体了吧?

    “娘,我不饿了,您躺着吧,好好休息。”

    小包子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忍着小眼眶里打转的温润,说道。

    他很饿,但他更担心娘。

    看着小包子那关切的眼神,苏小雅心如被什么东西弹拨了下,一股鼻酸感涌上。

    扯起一抹微笑,她不顾伤口的撕裂感,用手轻轻的在小包子的头上,摸了摸。

    “娘已经没事了。”

    “真的?”

    小包子,圆溜溜的大眼先是一喜,但随后看到苏小雅苍白的脸色,又腾起几丝不安。

    “当然啊,你瞧。”

    为了证明这一点,她麻利的起身,还在小包子面前,转了个身。

    “娘,您真的好了?”

    他很狐疑。

    强撑着,苏小雅尽力的让自己表现的若无其事,而实则,她肩头和腰间的伤口,早已撕裂开。

    此时若是翻开衣服去看,就能看到鲜血淋淋的一幕。

    “好了!娘这就去厨房给你找吃的。”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疼,可她总不能让一个孩子为自己担心吧?

    本打算往厨房去,找找看还有没有能吃的东西,可刚抬步,她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直直的就往地上倒下去。

    “娘!”

    小包子惊叫,小小的身子试图去扶住苏小雅,但他那小步子哪里有那么快,而即便他能赶上,苏小雅的体重也不是他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接住的。

    眼看着苏小雅就要和泥地来一个亲密接触,一双满是老茧的手,及时的接住了她。

    苏小雅看着距离不到三十厘米的泥地面,长长的呼了口气。

    她本来就伤的严重,如果再来这么一下,怕是会成为史上死的最快的穿越者了!

    “哎哟喂,你怎么起来啦!”

    王桂英一边将苏小雅扶起来,一边恼道。

    抬起眸,苏小雅看向来人。

    这是他们的邻居,王桂英,根据原主的记忆,她是这村里对原主最好的人。

    不过这王桂英,也不是什么富贵人,丈夫早死,自己拉扯着三个孩子。

    “桂英姐,我……我没事了。”

    她微笑,可因为刚才那些个动作,此时伤口早已崩裂,这笑容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没事个啥!给我好好躺回去。”

    王桂英怒瞪了眼苏小雅,不由分说的,将她搀回了木板床上。

    接着,她冲外面喊了一声。

    “大丫头,进来带麟儿去咱家吃饭。”

    声落,一个十五岁出头的丫头,快步走了进来。

    “小雅婶子。”

    丫头礼貌的叫了苏小雅一声,而后牵起小包子的手,就准备往外走。

    可小包子却不愿意了,他睁着干巴巴的眼,看向苏小雅。

    尽管他没说话,但显然他是担心娘。

    “去吧。”

    见此,苏小雅忙轻声开口。

    小包子犹豫了下,这才跟着大丫出了屋子。

    俩孩子一走,王桂英就从怀里掏出了一瓶金疮药,随后也并不d等苏小雅的同意,直接就扒开苏小雅的衣服。

    苏小雅有心阻止,可她却根本提不起力气。

    当鲜血淋淋的伤口,出现在王桂英面前,她当即就怒骂了起来。

    “好一个心黑的张老太!这是要把人给打死啊!”

    虽在骂,可王桂英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先是撒上了金疮药,又用早已准备好的干净白布,把苏小雅的伤口包了起来。

    “小雅妹子,实在不行啊,等你家子墨回来,就让你家子墨把这家给分了!省得张老太隔三差五的来虐待你和小麟,分了家她再敢打你,你就去告官!”

    王桂英所说的子墨,是原主的丈夫,此时的张子墨,因为官府的征召去了西城修城墙。

    “嗯。”

    即便王桂英不说,她也有这么一个打算。

    当然她可不会等什么张子墨回来,只要她伤一好,直接就分!

    她可不是之前那个懦弱怕事的苏小雅!

    王桂英原本也就那么一说,没想到苏小雅会应下。

    “那个……姐也就一说,这事儿你得好好思量,再和你家子墨说说。”

    张子墨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孝子,要是苏小雅真鲁莽的提出分家一事,一个闹不好,张子墨把苏小雅给休了,那她可就罪过大了。

    “王姐,我都想好了,就算子墨不愿意,我也要分,今儿你要是不来,怕我这小命早就交代在这破草屋里了,大不了我带着小麟离开张家就是!”

    这话,可吓了王桂英一跳。

    “妹子,你们孤儿寡母的,又没田没地,真离开了张家,可怎么活?”

    苏小雅并不想和王桂英透露太多,不过王桂英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张家那么多田地,凭什么她就要没田没地的净身出户?

    不坑这张家人一笔,能对得起身上这些伤?

    “王姐,谢了,我的事儿,您不用担心,往后等小雅富裕了,一定好好报答姐。”

    “哎,都是苦命的,姐不图你回报,只要你和小麟好好的,就成。”

    大恩不言谢,苏小雅没有再去和王桂英辩驳什么。

    又聊了几句,王桂英忽的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半张饼。

    “家里的粥,估摸着刚够几个娃子填饱肚子,这饼你先顶着,赶明儿中午,我去拿了工钱,再带些米面回来。”

    王桂英家里虽然有田,不过按照现代来换算的话,也就那么几分地。

    王大丫也有十五岁了,能照顾的过来,所以她时常就去镇上的李员外家做帮工。

    这小半个月她都在李员外家,要不然有她的帮忙,张老太也不敢下什么黑的手。

    看着那皱巴巴的半张面饼,苏小雅心想,这怕是王桂英今天省下来的口粮。

    她有心想婉拒,可她已经饿了三天三夜,不吃点东西,怕也顶不住。

    这恩!她记下了!

    面饼不重,可接过来的时候,苏小雅只觉沉甸甸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